琪韋書屋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修仙家族從靈獸谷開始崛起 婁墨-第七十五章 陰司郎將相伴

修仙家族從靈獸谷開始崛起
小說推薦修仙家族從靈獸谷開始崛起修仙家族从灵兽谷开始崛起
北城门之外三十里,有处名为十里坡的地方,那很早之前有处寺庙,传言是辛苦修行,走遍广袤山河的苦行僧所建,估计是苦行僧实在过于寒酸,名为宝刹寺的寺庙规模极小,就连神台之上的佛像都只能苦行僧自己捏造泥土烧制而成。
故而在落叶城中没什么名气,所以香火寥寥,等到那位僧人彻底逝世之后,寺庙也就荒废下来。
风吹雨打,烈日高照,一晃数十载,破败不堪。
“市井传言,这十里坡边缘乃是一座阴灵鬼蜮的古战场遗址,不算大,但动静从来没小过。等这位不知法号的僧人建起庙宇之后,山鬼怪异之事还是会有,不过小了很多,听说一个进山砍柴的汉子,某次摸夜路返回,就曾亲眼见到阴兵过境的场景,脚步井然有序,轰如雷鸣。我之前在家族内的藏书楼上看过相关记载,应该是大川王朝前身,北穹王朝的古战场遗址所在,很难想象,八百年光阴过去,还是这般阴气沉重。”
纯情陆少
落叶城外并无高山险地,黄土平原,最适合铁骑冲杀。
赵封镜揪起一株杂草嫩茎丢入嘴中细细咀嚼,慢慢回味那股微微甘甜。
走在最前方的女子若是不看脸蛋看背影,确实担得起“窈窕”二字。
听闻少年言语,赵封蜓缓下脚步,直至与少年并肩而行,“小时候听我那半个师父的僧人说起过,十里坡下确实埋葬着很多尸骨,从北穹王朝开始,此地就是乱葬岗,后来朝廷整治山野,顺带着也将落叶城百姓先辈的埋骨之地换了个地方好好安葬,无论是暴尸荒野的无名之人,还是生前恶贯满盈之人,都得以入土为安。”
“可惜,几百年积攒下来的阴气煞气,数目太多,很容易横生灾祸。”
女子本就个头高挑,赵封镜与之并肩都得矮上大半个脑袋。
少年皱眉道:“这么严重?就没有修士管管?”
王爺太糾結:毒醫王妃不好惹
赵封蜓摇头笑道:“管?怎么管?赵氏自己没专门针对鬼物阴灵的手段,四方山门也要时刻提防十万大山边线腾不出手,这些年下来就只得听之任之。”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虽说不是道门炼气士,但大抵的阴气勘察之术,赵封镜还是会一两手,这十里坡确实阴气缠绕,可没赵封蜓所说的那般骇人听闻。
女子苦笑一声,“是因为有人用自身的性命与修为去化解了这场人祸。”
当年,还是小姑娘时的赵封蜓跟随那位老僧一起建造起寺庙,那位老僧每日的传经说法,既是说给赵封蜓听,也是说给地底下的阴灵听。
“看来,这位僧人确实佛法极高。”
赵封镜感叹一声,虽说没能亲眼见过所谓人祸所带来的苦难,但只是书中记载的寥寥几笔,已经够少年去想象其中的末日景象。
“可惜,我那位师父到死都没能将地底的煞气完全驱散,年复一年,只能靠着寺庙镇压,与那天地罡风烈日,以此慢慢炼杀阴气与煞气。”
说到这,赵封蜓有些隐藏在心底的哀伤。
那位僧人,在她心中,既是授业恩师,也是一位心怀慈悲的活菩萨。
“能做成如此壮举,应该不是众人所谓的筑基境能够达成,真人不露相,藏于市井,藏于民间,而不是一心求个问心无愧,了去因果业障的高僧,值得天下人的敬重。”
闲聊空隙,两人徒步登山,终于见到那座破败不堪的残破庙宇。
墙壁坍塌,砖瓦碎裂,就连神台之上的佛陀像都头颅断裂砸在地上,面碎如砂石。
可就是这么座不起眼的破庙,如今却有个白衣书生座于蒲团之上,手中不捧圣贤书而是观摩一本山水走势图。
间临近夜晚还有人敢登门十里坡,这位白衣书生略感意外,回头看了眼两位年龄悬殊不大的少年女子,温和一笑。
倒是赵封镜与赵封蜓心中难免暗中警惕。
陪伴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况且距离刀疤汉子的截杀才过去短短几天时间。
“在下白鹭,是位半路出家的炼气士,敢问两位可也是那修道之士?”
那位白衣书生倒是胆气不俗,敢一个人居于荒野之中,还先行与两人搭话。
白衣书生的名字倒是与他的容貌装扮相得益彰。
赵封镜看了眼赵封蜓,后者点点头。
于是少年跨过门槛抱拳道:“再下许清白,这位是我堂姐许清蜓,外地人士,山行于此,多有叨扰,道友勿怪,勿怪。”
赵封蜓皱了皱眉,显然对赵封镜这样文绉绉的言语很不适应。
泽上寂寞萤火
确实,赵氏作为修行世家,基本不会有那修士寒窗苦读考取功名的事迹。
见对方如此客气,白衣书生顿时心生亲近之意。
放下手中山水走势图他笑道:“原来是两位许道友,快快请坐。”
结果书生环视四周,顿时脸色有些尴尬。
这庙宇荒废多年,满目灰尘。
就连那蒲团,都是白鹭收拾许久才弄干净。
赵封镜摆摆手:“不用劳烦白道友,我们只是看看,看过之后就得去往落叶城。”
“哦?两位不是为了十里坡的阴灵一事而来?”
白鹭有些意外。
修士降妖除魔,并非只是为了还天地一个清明,更多的,是在危险之中寻求机遇,这类事情,山野出身的散修之流最是上心。
赵封镜摇头道:“不是,真的就只是路过。”
一路上山行来,以《秋水蝉露》勘察此地,阴气确实极多,但都被那位老僧以修为性命清楚绝大部分,剩余的也是分布四方,偶尔会有些神异怪诞之事,按照他的推测,应该对周围百姓没什么太大影响。;
既然如此,赵封镜也没打算做什么画蛇添足的事情,就真是过来看看。
倒是能在这遇到个白衣书生,让赵封镜有些奇怪,他出口问道:“白道友到此,是为降妖除魔?”
“确实如此,难不成两位来的路上没听说过十里坡发生的怪事吗?”
说话间,白鹭几次视线轻轻瞥向赵封蜓。
估计是想吸引女子注意。
赵封镜对此不置可否,皱眉问道:“何等怪事?”
赵封蜓同样没计较白鹭的眼神,心中有些不安。
“这怪事,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