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韋書屋

笔下生花的小說 穿成極品老婦,我靠錦鯉小孫女開掛躺贏 起點-第33章這口感,絕了展示

穿成極品老婦,我靠錦鯉小孫女開掛躺贏
小說推薦穿成極品老婦,我靠錦鯉小孫女開掛躺贏穿成极品老妇,我靠锦鲤小孙女开挂躺赢
老者将手中一块咬了两口的糕点放下,拍了怕粘着饼屑的手指。
“都说食在江南,贵在帝都。
你们这糕点想要做出名堂,还得多多钻研,费些功夫才行。”
老者说着,端起茶碗呷了口茶汤,解了腻味。
他生性喜甜,特别钟意甜口的各色美食。
在京城的时候,他时不时能尝到各具地方特色又不失美味的点心。
现在辞官致仕回来了,嘴也养叼了,竟是连四喜糕点铺子的东西都嫌弃上了。
老者喟叹出声,觉得往后的日子,该要少了许多的乐趣了。
李掌柜知道这位前祭酒大人本身是个老饕,舌头灵着呢,也不敢质疑他的评价,只得连连称是。
这时候,小伙计过来跟李掌柜说有个妇人想见他,要跟他谈谈买卖的事情。
李掌柜才得了县衙那边的吩咐,要好生招待老祭酒,哪里会在这个时候舍了贵人,跑去见个妇人?
“她既然是要做买卖,你只管招呼她就是。”李掌柜摆摆手。
小伙计干笑着说:“小人刚这么说了,可那妇人说小人做不了主,她想跟掌柜您见面谈。”
李掌柜刚打算让小伙计随便把人打发了,却听对面老祭酒无所谓的笑了笑:“左右无事,便请那位妇人过来便是。”
李掌柜见状,便顺了老祭酒的意,让小伙计去把人领到这里来。
杨梅背着背篓,随着小伙计到了这后面院子的时候,李掌柜正在为老祭酒烹茶。
杨梅目光在二人身上转悠一圈,裣衽上前简单行了一礼。
李掌柜放下茶壶,含笑询问杨梅要跟自己谈什么买卖。
杨梅见对方开门见山,自然也是直接说事,直奔主题。
她将背篓放下,从背篓里取出来一个油纸包。
这油纸包里就只包了一只月饼。
杨梅将月饼递给了李掌柜,笑道:“掌柜的,你看看这个。”
李掌柜打开看到雕刻着花纹图样的圆形饼饵时,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
名为风见幽香的女人
他下意识就想问:‘如何能将饼饵做得这般精致’?
可他到底也是四喜糕点铺子的掌柜,自然也是懂得一些制作之法的。
细琢磨之下,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恐怕是用木头雕刻打磨出来的模具压出来的。
真是好灵巧的心思!
“这是月饼,是小妇人做出来的。
这次想过来找掌柜的谈的买卖,就是这个月饼的制作方子。”杨梅含笑道。
李掌柜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妇人语气倒是挺大的呢。
他看了眼对面一脸‘饶有兴致’的老祭酒,开口问杨梅:“这位大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们这里可是四喜糕点铺子,锦州都能数得上号的大饼铺。
你来我们这里兜售方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杨梅挑了挑眉,笑道:“掌柜既然想知道答案,那小妇人只好实话实说了。
前两日小妇人在贵店买过一斤月团,回去尝了后,发现滋味一般,比不得我自己做的。
于是,小妇人就在家里做了一些出来。
寻思着我这祖传的秘方拿出来卖了,一来是能给家里准备科举的儿子多攒些上京赶考的盘缠,二来是能改善家里孩子们的生活,三来嘛……”
李掌柜不自觉的问了一句:“三来如何?”
杨梅勾了勾唇,接道:“三来,也是带益于四喜糕点铺子,帮饼铺扬名,让更多人能吃到这款集颜值和美味为一体的月饼呀!”
最强狂兵
杨梅的口气实在是太大了,让李掌柜一时半会儿都不知道要如何接。
老祭酒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这是老夫回来后,遇上的头一遭有意思的事情了。”
李掌柜这才回神,感觉自己被一介妇人给戏耍了,有些没了颜面。
九闕鳳華 小說
他刚想冷嘲杨梅一句‘大言不馋’。
却不想,老祭酒眼神似有钩子,盯着那外表十分精致的月饼露出垂涎之色来。
“不知阁下贵姓?”老祭酒含笑问询。
杨梅回道:“小妇人夫家姓马。”
这年头,女子出嫁从夫,是要冠上夫姓的,对外也只会报夫家的姓氏。
老祭酒点头,笑眯眯的问:“马娘子,老夫可否尝尝你这月饼?
老夫别的不在行,对吃的,特别是对甜食,倒是有两分见地。
老夫若说好吃,你这方子,绝对不愁卖。”
杨梅闻言笑得越发真诚了。
试爱迷情:萌妻老婆别想逃 小说
就算不单纯的为‘卖方子’,就只单单这一声‘马娘子’的称呼,而不是什么‘老妇’、‘老婆子’,就足以让杨梅感动得要流眼泪了。
天可怜见,她这身子也才三十八岁,在现代也就算个中年,到了古代,直接就被归拢到老年人行列了。
头一回被人称呼‘马娘子’,杨梅的心情很是愉悦,感觉眼角眉梢也飞扬起来了。
“自然可以。
这月饼个头较大,适合分食。
掌柜的这里若是有小刀,可以直接用小刀切开。”杨梅说道。
李掌柜见老祭酒跃跃欲试,也没拒绝,就让小伙计去取了把切水果的小刀过来。
杨梅上前将月饼切成四份,用茶几上的银签插了一块送到老祭酒面前。
科技煉器師 小說
“老先生尝尝看。”
老祭酒笑着接过,目光在杨梅的面容上淡淡扫过,忽然觉得这妇人,似曾相似。
杨梅随后也给李掌柜递了一块,笑眯眯的说:“掌柜的,请!”
李掌柜看到细腻平整毫无颗粒感的馅料时,就微微有些吃惊了。
他道了声‘谢’,接过来尝了一口,忍不住心生赞叹:这口感,绝了!
确实比他们做的月团要高档有层次得多。
李掌柜还没开口发表意见呢,那边老祭酒忍不住先夸赞了。
“这月饼做的好,做的好啊!
哎呀,这可是我今日品尝过的最美味的一道糕点了。
马娘子,你这莲蓉做的月饼馅儿,有巧思啊!
馅料入口缓缓化开,甜而不齁,口感丝滑,绵密细腻。
饼皮有点软弹,还不会掉屑,数得上佳品!”老祭酒竖起了大拇指,拿着银签的手,再次伸向油纸包。
杨梅看他上了年纪,瞧着也有六十多,有心想要劝他适量,注意三高。
不想,他仰头笑眯眯的对自己说:“马娘子,老夫再吃一块,你不介意吧?”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