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韋書屋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快穿之被夫君懲罰的第n次 txt-抱得美人歸分享

快穿之被夫君懲罰的第n次
小說推薦快穿之被夫君懲罰的第n次快穿之被夫君惩罚的第n次
堂堂妖王用着如同小狗期盼主人垂怜般的眼神望着她,期盼得到肯定的答案,洛瑾曦心里软成一片。
“以后我们的间事谁做主?”
“你。”
“财政大权?”
“你。”
“不会背叛我且之后只会有我一人?”
“自然如此。”
“好,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
“嗯?”听见答案的时候姬禹有些难以置信,月儿愿意嫁给他了。
“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吗?”姬禹的声音有些发颤。
“你给自己来一下不就知道了。”傻乎乎的真不知道怎么坐稳妖王位子的。
姬禹还真就给自己大腿上狠狠地来了一下,然后疼得嗷嗷叫。
这不是梦!月儿真的答应嫁给他了!
“我定会给你个最为盛大的婚礼!”姬禹说完便冲出了银月阁,是那种门都高兴得忘了开,直接破门而出的那种。
望着受了重伤的门,洛瑾曦满脸震惊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个二傻子。
守在门外的兔侍女看着妖王兴奋离去的背影又看向颤巍巍倒下的门,赶忙去找宫里的工匠修门,这要不赶快修好晚上休息时可该漏风了。
隐藏
在银月阁卧床修养的日子格外漫长,幸好姬禹每天处理政务后都会在这陪她解闷,而他不在的时候小银也会陪她聊聊天。
时光如梭,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月,洛瑾曦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她与姬禹大婚的日子被定在了下个月中旬,也就是庆龙国373年十月十五。
九月月中时洛瑾曦闲的无聊于是便在银月阁留了封信,告知他,她回华云宗一趟,顺便通知木萧萧那小孩十月十五来妖族参加她的婚宴。
待姬禹忙完回到银月阁时,发现本该在这的女人没了踪影时,脸都黑了。
看了放在床榻上的信后才知,他家月儿溜回了宗门去了。
当初她醒后他便将她带回了妖族,如今也过去两个月有余,想回去倒也不奇怪。
他喊来左右护法吩咐了些事情后便也去了华云宗。
亡者机关
在洛瑾曦不在的两个多月里,江宸和木萧萧的感情迅速升温,她刚跨进晨曦殿便看见木萧萧坐在江宸腿上眸中含着春水娇羞不已的样子。
哦嚯,一不小心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洛瑾曦小心翼翼地后退,企图不被发现。
但她如今的境界已做不到先前的悄无声息,没一下便被在亲热的二人发现,木萧萧吓得一下从江宸怀里跳了下来,满脸通红。
在看清来人之后木萧萧眨眼间便出现在了白月面前,拉着她的双手,眼角泛红。
“呜呜,白长老你终于回来了!”木萧萧撅着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爆宠纨绔妃:邪王,脱! 夏虫语
在白月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木萧萧可担心了,要不是江宸说白月被一个很厉害的人带走去别的地方疗伤,她伤一好怕是便要满世界找她。
“长肉了不少,修为也高了很多,如今我是看不清咯。”洛瑾曦笑着揉了揉木萧萧的脑袋。
木萧萧听着自家师傅说白长老对她的期望很高,于是她伤好了之后就不分日夜拼了命地刻苦修炼,如今的修为已达化神初阶。
听到自己胖了,木萧萧的脸上爬满了忧愁,都怪她师傅老整好吃的投喂她!
“白长老,你…现在怎么样了。”木萧萧如今是化神初阶的修为,而洛瑾曦是元婴初阶,自是一眼便能看出。
她察觉出了白长老修为的倒退。
“问题不大。”洛瑾曦摆了摆手。
虽然白月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但木萧萧心里还是很愧疚,就是为了救她,白长老的修为才会倒退如此之多。
“没事的,不要太自责。”看着木萧萧满脸的自责洛瑾曦安慰道。
;她早就知道结果的,虽然失去修为可惜,但木萧萧如今的修为境界算是她最好的安慰。
身为年轻一辈里佼佼者最最尊敬的长老,而这个小辈的男人在这修真界是顶尖之一的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她完成任务。
这便是在她失去修为后毫不担心的原因,虽然不是最完美的办法。
“这次回来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声,下月月中我要大婚了?”
《关于自家长老养伤完就要回来结婚的二三事》
就挺突然的!木萧萧难以置信得眼珠都瞪圆了,对于自己所听见的她感到难以置信。
她缓了好一阵才逐渐接受他们宗白长老要大婚了的消息。
“是谁?”
“你见过,不止一次。”
仙門棄
一张妖艳男人的脸出现在木萧萧脑海里。
“原来是他!”木萧萧一拍脑壳恍然大悟,但那个男人好像是个妖,可他对白长老真的很好,自断狐尾只为为救白长老。
“祝你们长长久久!那到时候是在我们宗还是妖族那边?”
缩小交际
“妖族,妖王殿。”
听到妖王殿木萧萧又玄幻了,在妖王殿里大婚想都不敢想…那个人和妖王关系那么好?等会,她突然想起来她家师傅曾说带走白长老养伤的是个实力强劲的..
将二者结合在一起,木萧萧得出了一个不得了的结果,那个妖艳男人就是妖王,她家白长老嫁的是妖王!
看木萧萧一副石化了的表情,洛瑾曦就明白了她已经猜到她嫁的是谁了。
“不要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下个月月中别忘了。”她笑着拍了拍木萧萧的肩膀。
说完洛瑾曦就独留木萧萧这尊石雕在原地,悠悠晃荡去皓月阁了。
刚踏入皓月阁洛瑾曦便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一个脑袋不轻不重地搭在了她的肩上。
“月儿怎的抛下我一人独自回来了。”姬禹很是委屈。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洛瑾曦的脖颈上,弄得她脖颈痒痒的。
“你忙我就先来咯,再说不是留了书信。”听着姬禹那委屈的声音,洛瑾曦声音不由得柔下几分。
“想来之前也没有带你好好参观参观华云宗,不知这次有没机会邀请妖王大人同逛呢~”洛瑾曦笑眯眯地眉眼如弯月。
她朝着姬禹伸出了手,接着一只白皙且骨节分明的大手附了上去。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