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韋書屋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最終序列 愛下-第四十八章 再遇王勇熱推

最終序列
小說推薦最終序列最终序列
“原来,我已经死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我妻子孩子怎样了。”张建张着干燥发白的嘴巴,上下开合着,发出呢喃的声响。
十年的浑浑噩噩的经历,对于张建来说,就是一场美梦。
如今,梦醒了,现实却残酷无比。
“他妻子和孩子,早在十年前,也失踪了。”李芸遥补充说了一句,没有详细。
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估计已经被贵族处理掉了。
“她们过得很好,不过,你已经死了,也没必要存在这个世界上,忍着点,很快的。”
许夜将枪口,对准了张建的脑门。
张建露出惊恐的神色,一个个鱼头,几乎又冒了出来,他面容干巴巴的,皱在一起像一朵被晒干的菊花,几秒后,似乎是认命了,低下了脑袋。
“她们活着就好,没有了我,她们能活得更好……我这样子,见到她们,恐怕也会被当作怪物。”
许夜看着张建,深黑的瞳孔里,忽然闪过道道水波一般的金色纹路。
而与此同时,张建眼前的画面,陡然一转。
他惊讶的发现,他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他的妻子在厨房烧菜,孩子躺在婴儿车里,而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他怅然、惊喜、流泪……
他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随着一声枪响,他的笑容,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爱丽丝。”许夜在心里喊了一声。
“收到!”
自许夜的眉心处,一道流光飞窜而出,正是爱丽丝。
它迈着优雅的猫步,瞳孔里同样泛起了金色波纹,看向了残留在空气里的灵魂碎片。
经过时间的侵蚀,张建的灵魂,已经残破不堪。
爱丽丝“看”了一眼,那破碎的灵魂,就被吸入到它的眼中。
爱丽丝的眼前,出现了一些张建经历过的事情画面。
深夜,酒店。
“爱丽丝”或者说张建,忐忑不安的坐在床上,上身没穿衣服,看着从浴室里走出的韩丽。
对方的头发湿漉漉的,身材还算勉强,只是长得有些刻薄。
张建捂着被子,沉默。
韩丽笑眯眯地躺在了床上,松开睡衣:“来吧,这是交易,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的污水处理厂,我就不会让它破产,你的妻子孩子,一定会平平安安过一辈子。”
“年轻真好,不像我老公那个废物,只能吃药。”
目光流转,张建全身抗拒,但又无可奈何。
他倔着骨,忍着辱,一点一点,缓慢的爬向了韩丽。
爱丽丝:“???”
不要啊!
你在做什么!
不不不!
扑通扑通攻略计
我只是只母猫啊!
我承受了一只猫不该承受的东西。
画面被爱丽丝切断。
它凌乱、委屈地坐在地上,目含泪光,咬着爪子,一条后腿搭在另外一条后腿上,作楚楚可怜状。
爱丽丝委屈巴巴地看向了许夜:“许夜,我前面也不干净了。”
“???”
在听完爱丽丝的描述后,许夜嘴角抽搐。
吹燈耕田
不过这次,没从对方的魂魄里得到有用的信息。
处理完畸变种后,很快,后勤工作人员就上楼,用一个密封的黑色特殊袋子,将张建的尸体装了起来。
然后留下一部分人,开始对现场以及整栋楼进行能量的探测和消毒。
至于张荣轩,则要被带回去,进行催眠和记忆的清除、重建。
陆明望家里有事,先离开了。
许夜慢悠悠地走下去,来到了街对面,准备买一瓶水。
爱丽丝站在许夜的肩膀上,眺望风景顺便疗伤,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忽然道:“喵?那不是你的老同学王勇吗?”
许夜顺着爱丽丝的视线望了过去,果然在一个小卖部里,看到了王勇。
后者似乎也发现了他,小跑了过来。
王勇的脸色有些憔悴,眼底通红,似乎还没从母亲的死亡中走出来,见了许夜,打了个招呼:“许夜,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这边逛逛,你呢?听说你妈落水了,还好吧。”许夜同情道。
王勇抿了抿嘴唇,这些天瘦的有些脱相:“人嘛,总有离开的一天,这个世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早点走也挺好的。”
“我还要去兼职,不多聊了,先走了。”
说完,匆匆离开。
许夜看着昔日同学落寞的背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黎明之刃的记忆更改,还挺彻底的。
这座城市里,这个世界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更改了记忆,他们自认为真实的一切,结果全是虚假的。
许夜感慨了一声,心脏却在这一刻,突兀地蠕动了起来。
【我遇到了王勇,这令我有些唏嘘,他看上去情况不是很好,也许,他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突然,我的心脏灵光一闪,想起了两件事情。】
【第一,在之前的模拟未来里,为什么张荣轩写死秦烟花的剧本,会涉及到我?他之前根本不认识我。】
【第二,张建被镶嵌在墙壁里十年之久,也畸变了十年,一直安安静静的生活着,没有受到任何外力刺激的情况下,怎么忽然暴走了?】
【以我的智商,还是想不通,至于铁根那只丑猫,竟然切断了张建的灵魂画面,遗漏了某些重要的信息,还好,我还有聪明的心脏,今天回去后,我要奖励它一小时的有氧训练。】
看完这段提示,许夜心头微凉,他总算想起来,自己忽略了什么。
至于爱丽丝,则暴跳如雷:“狗在骂谁!”
【狗在骂你。】
【……】
心脏第一次吃瘪。
“嘿嘿。”爱丽丝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
宁静而又狭长的巷道里,空无一人。
王勇走着走着,低低浅浅的笑了起来,肩膀抖擞。
“原来,幕后策划,是这种感觉,许夜,哪怕你再聪明,恐怕也没想到,是我在暗中推动这一切进程吧。”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污染被清除了。”
王勇伸了个懒腰。
只是,双臂刚延展到一半,他的身体忽然僵硬了。
因为在他的背后,有人用漆黑的枪口,抵在了他心脏的位置。
许夜拉开枪栓,对着王勇笑道:“王勇同学,要不我们再多聊几句?”

Categories
科幻小說